您的位置: 九龙坡信息港 > 养生

中科院计算所詹剑锋云计算建设应先从应用入

发布时间:2020-05-30 10:19:33

中科院计算所詹剑锋:云计算建设应先从应用入手

第六届中国IDC产业年度大典以"构建云计算数据中心暨云应用创新"()为主题,全面解读云数据中心与云应用发展趋势,汇聚数百位产业链精英、行业领军人物和国内外知名专家共襄盛举。大会将于2012年1月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办。

近日,中科院计算所博士生导师,高性能计算和云计算专家詹剑锋做客IDC大典会客厅,与进行深入交流。

对于国内云计算集中建设问题,詹剑锋表示:云计算的成功取决于应用的成功。不深刻应用的云化过程都是肤浅的。全国各地的很多在建计算中心先上设备是不可取的,一方面设备生命周期短、损耗大,另一方面考虑摩尔定律,技术更新越来越快。应先从应用入手,要先有懂分布式系统和并行计算的人,然后再上设备。

中科院计算所博士生导师,高性能计算和云计算专家詹剑锋

詹剑锋,中科院计算所博士生导师。02年从中科院软件所毕业后,一直在中科院计算所从事高性能计算和数据中心计算研究工作。代表性系统有:一体化集群操作系统 (Phoenx),基于流模型的编程系统(FreeFlow), 数据并行编程平台(Transformer)和云计算测试床Zhisou.在国际期刊(IEEE Micro, TPDS, JPDC, JSC),国际会议(DSN, IISWC, IPDPS,Cluster)以及国内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 38篇。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和中科院杰出成就奖。先后担任了ICDCS 2012, AINA 2012, ICAC2012等国际会议的PC及区域Publicity Chair.

中国IDC圈:您认为目前国内云计算发展状况如何?与国外相比,我们具有哪些优势和不足之处?

詹剑锋:可以将云计算分为两个分支:私有云,以Hadoop为代表的大规模数据处理(的贡献是在端的PC服务器借助容错的系统软件进行数据分析);基于虚拟化技术的公有云计算技术。对于私有云,互联服务公司一直在follow,follow得较成功,不足在于鲜有创新技术;对于公有云,国内需求动力不足,我认为在follow EC2类似的系统方面,还远远算不上成功。在follow DropBox等存储云方面,国内正在百花齐放,但还未产生市场支配性企业。

我们的优势在于海量的中文用户和不断培育发展的用户需求。在这种情况下,深刻理解用户需求的公司可能产生创新应用,在应用的驱动下发展创新技术。

中国IDC圈:国内云计算产业正处于大规模爆发的前期,但到目前国内还没有统一的云计算标准,您对这种现象有什么看法?

詹剑锋:如果计算、存储都向服务化方向发展,统一的标准是必要的。以存储云为例,如果存储接口不一致,用户就无法在不同的服务提供商之间迁移数据,用户终就会被锁定,会伤害用户利益。但不幸的是,服务商为了锁定用户,经常不愿意采用标准。这是一个权衡,也是产商之间,服务者和用户之间的博弈。有人或许会问,是否可以扮演更激进的角色。我的看法是,主导不如市场自然选择。

中国IDC圈:今年下半年,各地云计算产业园相续集中建设,对于质疑重复建设的问题您有什么看法?云计算的落地还面临着哪些问题?

詹剑锋:云计算的成功取决于应用的成功。不深刻应用的云化过程都是肤浅的。全国各地的很多在建计算中心先上设备是不可取的,一方面设备生命周期短、损耗大,另一方面考虑摩尔定律,技术更新越来越快。应先从应用入手,要先有懂分布式系统和并行计算的人,然后再上设备。

云计算的技术挑战来自数据管理、端到端的性能优化、安全等几个方面。

首先,从数据管理方面来说,数据的规模正越来越大。未来几年,我们常用的数据量单位会由PB级到EB级。同时,数据也是核心,在掌握大量的用户需求数据后,有些企业甚至可以卖数据,比如一些互联公司通过数据分析可以获得更大的价值。这些都使得数据管理成为云计算主要的挑战之一。

端到端的性能优化方面,CIO一定要对系统进行全局的性能优化,要知道复杂庞大的系统的瓶颈在哪里。

在安全性方面,公有云的安全是很大的问题。

中国IDC圈:您认为云计算从落地到应用还要多长时间?

詹剑锋:在国内的互联公司,云计算已经落地,如基于Hadoop的海量数据处理。部分公司也在此基础上推出了加强版本

,如用C++重写部分Java代码,针对特定应用开发文件系统甚至定制服务器。在公共计算云方面,需求不足。公共存储云仍在培育用户。传统高性能计算中心在发展HPC in cloud,对异构负载可能有效。

中国IDC圈:您认为如何实现传统数据中心向云数据中心转型?在转型的过程中需要注意什么?

詹剑锋:对新的中小型企业来说,技术功底好的企业可以利用Hadoop技术自己建系统,也可以寻求托管外包出去。传统企业如果没有足够的IT基础设施,并且应用不具有很高的可用性要求,可以借助公有云来节省计算资源,比如传统企业《》就租用亚马逊的机器进行大量报纸的数字化,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对部门来说,IT服务可以通过托管和外包来实现;对传统的企业组织来说,IT比较成熟,增量部分可以采用云计算,IT基础非常好的企业也可以通过Hadoop、虚拟机、服务器聚集、NoSQL等技术进行数据分析,来产生倍乘效应。另外对于传统企业混合云是值得尝试的,因为在充分利用自有的计算基础设施(私有云)的同时,利用公有云应对尖峰负载,可以降低系统规模,从而降低成本,不过连接公有云和私有云的带宽可能是瓶颈。

中国IDC圈:对于大家普遍关注的云计算安全问题,是否是杞人忧天,您是如何看待的?

詹剑锋: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是公共云发展的主要障碍。但也需要指出,并不是所有的计算对安全性要求都很高。只要确实能降低成本,仍然会有用户尝试。另外,所有的计算机系统都存在安全问题,所以它并不是云计算系统的独有产物。当然,更好的云安全方案会吸引更多的保守用户。

中国IDC圈:第六届中国IDC产业年度大典主题为"构建云数据中心暨云应用创新论坛",您对今年的大会有哪些期待?

詹剑锋:希望有更多的创新技术、应用和成功案例的报道。


北京白癜病医院
青海治疗白癫风医院
乐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钦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十堰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