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龙坡信息港 > 故事

神华集团陈必亭:煤炭业的黄金期刚刚到来

发布时间:2020-03-27 11:05:30
神华集团陈必亭:煤炭业的黄金期刚刚到来

宏观调控、能源紧缺、煤价走势、煤矿安全……煤炭行业集聚了众多焦点问题与敏感话题;国内较大的煤炭生产商和出口商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一周年之际,公司董事长、母公司神华集团董事长陈必亭就上述热点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煤炭需求持续增长

记者:有人认为煤炭黄金期已于2004年底结束了,因为煤炭产能迅速增大,环保和安全投入加大使成本增加,用煤行业如钢铁和冶炼业产能过剩压力渐显。您认为这是长期、短期,还是周期现象?

陈必亭:中国“富煤贫油少气”的能源储量特点,决定了煤炭是我国较主要的一次能源。同时,我国电力行业高度依赖煤炭发电。2005年我国总装机容量和总发电量中,火电占比分别为76%和82%。我国电力需求将持续增加{TodayHot},因此发电用煤炭需求增长也是必然的。

我国的能源结构是以煤为主,煤炭产品一半以上用来发电,因此我国煤炭既是大宗商品,更是能源产品。大宗商品和能源产品的运行规律不同,周期也不同,这就造成了对煤炭行业运行规律认识上的复杂性。

研究行业情况,应该从供给与需求着手。“十一五”期间,煤炭行业结构调整的主要目标是到2010年,全国煤炭产量24.5亿吨,山西省的“十一五”目标是煤炭产量保持7亿吨不变,实现“零增长”。2005年全国煤炭产量为21.9亿吨,这就意味着,未来5年,全国煤炭产量年均增长2%。“十一五”期间预计全国GDP年均增长8%。这就是说,未来5年,煤炭供给对GDP的弹性系数为0.25。而过去5年,煤炭需求对GDP的弹性系数都在1.5以上。当前,中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阶段,是一个高耗能时代,新农村建设也会增加对能源的需求,因此煤炭需求对GDP的弹性系数应该大于0.25。可见,“十一五”期间,煤炭需求与供给的关系不会逆转,煤炭行业的黄金期不但没有结束,而且刚刚到来。

煤价长期看高短期高位波动

记者:煤价始终令人关心,而我国煤价与政策和市场都息息相关。您的从政背景,有助于“吃透”政策。那么,关于我国能源政策、煤电联动、石油与煤炭价格等众人关注的问题,您有何见解?

陈必亭:刚才提到,我国富煤缺油少气,因此以煤为基础的能源政策不能动摇。煤电联动政策应该逐步完善,使价格形成机制更市场化。煤炭价格与石油价格具有相关性,油价上涨,煤价也会升高。随着煤制油项目的规模{HotTag}扩大,煤炭对石油的替代增加,煤炭价格与石油价格的相关性更强。

煤炭价格主要受煤炭产能和消费需求影响,在我国,也受到铁路运输能力的影响。长期来看,煤炭价格将显著升高,以反映资源的稀缺程度;中期来看,煤炭价格将逐渐升高,符合整体经济的运行规律;短期来看,煤炭价格将在高位运行,略有波动。中国神华的煤炭价格低于国内同行,因此还有上涨空间。

中国神华的煤炭产品全部是动力煤,主要卖给电厂。电煤价格市场化,有利于煤电双方自主谈判电煤价格,实现优质优价、优胜劣汰,加上煤电价格联动政策,从而实现煤炭和电力两个行业的健康发展。中国神华今年的电煤价格上调5%,即每吨15元。中国神华的电煤价格在同行中处于低位,在未来还有上升空间。降低成本较根本的办法是提高效率,采煤效率提高了,吨煤成本就降低了,可以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大型集团基础是大型煤炭基地

记者:目前我国煤炭行业整体集中度低,竞争无序,业内购并整合是大势所趋。有人预测,除神华这样具有中央背景的优势企业外,各个省区基本将形成一个自己的大型煤炭集团。其中是否会形成能与神华角力的企业?

陈必亭:我国煤炭产业前四家和前八家产业集中度只有16.5%和24.4%。根据贝恩的市场结构分类理论,4家企业产业集中度低于30%,或8家企业市场集中度低于40%的为竞争型市场结构。我国煤炭市场处于过度的、无序的、不规范的竞争状态。建设大型煤炭集团需要大型整装煤田支撑,不可能遍地开花。通过行政手段,“拉郎配”式组建的大型煤炭集团也没有竞争力和生命力。因此,大型煤炭集团只可能在大型煤炭基地内建设。

神东矿区是国家重点建设的13个大型煤炭基地之首,按照一个矿区由一个主体开发的原则,中国神华无疑将发挥行业整合的主导作用。我们欢迎竞争,这有利于提高我们的生存能力,有利于提高整个行业的发展水平。我们不仅面对国内企业的竞争,也要与国际煤炭巨头竞争。

记者:大同煤业等煤炭企业即将上市,并有不少煤炭企业都在大力推进现代化采煤作业,并试图拥有专线铁路。这对神华是否形成压力?

陈必亭:我们与国内同行的合作多于竞争,我国的煤炭市场容量很大,亚太国家的煤炭需求也很旺盛,这为我们大家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中国神华大型机械化、高产高效、矿路港一体的成功模式值得推广。良性竞争与合作能够提高中国煤炭行业的整体发展水平。

神华发展战略一是有机增长,即未来5年,中国神华煤炭产量每年增长1500万吨以上,配套进行铁路港口等运输网络的建设,到2010年,煤炭产量将超过2亿吨,发电装机容量超过2000万千瓦。二是兼并收购。神华集团的煤电资产,凡是符合中国神华要求的,都要注入。在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下,中国神华获得了大量的兼并收购机会。三是国际化。中国神华正在实施“走出去”战略,我们将与我们的战略投资者一道,开发国际煤炭资源,占领国际煤炭市场。

记者:不少大型电力企业将触角伸向煤炭资源,参股甚至控股煤炭企业。煤炭企业也热衷煤电联营煤热联营,这些动向反映出什么趋势?

陈必亭:这些动向表明在产业经济中的纵向一体化趋势。在一个产业链中,越是上游,越是瓶颈;越是下游,附加值越高。这种产业模式的关键是拥有两个资源,煤炭资源、电源点资源;进行专业化管理,用煤炭专家开矿,用电力专家办电。

采矿权转让必须市场化

记者:近期,资本市场有人议论对煤炭企业重新估值,因为煤炭采矿权从无偿划拨到有偿协议转让再到市场竞价,使得采矿权占公司资产比重上升,已经占有相当储量开采权的煤炭企业将由此获益。您有何看法?

陈必亭:采矿权转让必须市场化,这样才能反映资源的价值。过去采矿权转让中的不规范行为,把大型整装煤田化整为零、低价转让给个人的行为,应该进行清理规范,否则,大型煤炭基地建设面临资源分割、各自为政的困难。

记者:对资源的控制、对环保的考虑,以及出口退税下调,可能形成我国煤炭出口下降趋势。您如何看待煤炭进出口格局?

陈必亭:去年我国出口煤炭7200万吨,进口煤炭2600万吨,净出口4600万吨。今年一季度,我国出口煤炭1674万吨,同比下降16.4%;进口煤炭890万吨,同比增长65%。随着国内需求的持续升温,中国煤炭出口将减少,进口将增加。

中国神华今年的出口计划是2300万吨,预计可以完成。中日煤炭长期协定谈判已经结束,中国神华的出口煤价大约每吨53美元。煤炭出口是中国神华的长期战略,亚太煤炭市场对我们很重要,我们每年的产量增长很大,能够履行对国际用户的长期承诺。

记者:“走出去”这个词使用频率很高。在国际合作与获取全球煤矿资源方面,神华做何考虑?

陈必亭:中国神华上市时,引入了国际知名的矿业公司—英美资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英美资源公司在美国、澳大利亚、南非、印度尼西亚都有煤矿,是我们实施“走出去”战略的优选合作伙伴。

今年4月,神华集团与博地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两家公司将在澳大利亚采煤,并运回中国。神华集团正与壳牌和萨索合作,在宁夏和陕西实施煤制油项目,计划在2010年完成。澳大利亚和香港的合资公司———瑞丰公司也希望与神华共同开发风电。

增加煤炭储量始终是我们的长期战略任务。不仅要增加动力煤的储量,还应增加焦煤储量;不仅在国内增加储量,还要到国外寻求煤炭储量为我所用,这样就可以根据国内外煤炭市场的变化,调整供给渠道,保证市场安全。中国神华对周边国家的煤炭开发很有兴趣,例如蒙古、越南。这些国家煤炭资源丰富,有的还是焦煤资源,市场主要在中国,我们正在抓紧做工作。

应对煤炭业减轻税负

记者:影响煤炭企业效益的外部因素不少,如议论中的煤炭企业增值税的降低、煤炭资源税的上调等。您有何见解?

陈必亭:目前,煤炭行业平均综合税率为14.65%,约为全国工业总体税负水平的两倍,高于国际同行业水平近6个百分点,比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等矿业大国高出近1倍。税负的结构比例为:增值税66.52%,资源税及资源补偿费17.2%,其它税费16.24%。煤炭行业的一部分企业还需要中央财政的补贴才能生存,因此,对煤炭行业应该减轻税务负担,而不是加税,更谈不上征收暴利税。

煤炭行业的外部成本内部化需要有一个过程,随着煤炭价格的逐渐升高,相应进行调整,不可能一蹴而就。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记者:讲到能源,人们自然会想到神华的煤制油项目。目前神华的这个项目进展怎样?

陈必亭:按照总理的指示,神华集团的煤制油项目,是我国国家能源安全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次重大的科学技术探索。目前,世界上已经具有关于煤液化的成熟理论和技术,但完全实行工业化直接利用的,神华煤直接液化是世界上靠前次。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搞这样一个煤液化项目,关键是要掌握煤直接液化的技术并形成自己的知识产权。

目前该项目进展顺利,将于2008年投入商业运行。届时,中国神华将对这个项目进行评估,以决定是否收购。

陈必亭:中国神华上市时,引入了国际知名的矿业公司—英美资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英美资源公司在美国、澳大利亚、南非、印度尼西亚都有煤矿,是我们实施“走出去”战略的优选合作伙伴。

今年4月,神华集团与博地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两家公司将在澳大利亚采煤,并运回中国。神华集团正与壳牌和萨索合作,在宁夏和陕西实施煤制油项目,计划在2010年完成。澳大利亚和香港的合资公司———瑞丰公司也希望与神华共同开发风电。

增加煤炭储量始终是我们的长期战略任务。不仅要增加动力煤的储量,还应增加焦煤储量;不仅在国内增加储量,还要到国外寻求煤炭储量为我所用,这样就可以根据国内外煤炭市场的变化,调整供给渠道,保证市场安全。中国神华对周边国家的煤炭开发很有兴趣,例如蒙古、越南。这些国家煤炭资源丰富,有的还是焦煤资源,市场主要在中国,我们正在抓紧做工作。

应对煤炭业减轻税负

记者:影响煤炭企业效益的外部因素不少,如议论中的煤炭企业增值税的降低、煤炭资源税的上调等。您有何见解?

陈必亭:目前,煤炭行业平均综合税率为14.65%,约为全国工业总体税负水平的两倍,高于国际同行业水平近6个百分点,比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等矿业大国高出近1倍。税负的结构比例为:增值税66.52%,资源税及资源补偿费17.2%,其它税费16.24%。煤炭行业的一部分企业还需要中央财政的补贴才能生存,因此,对煤炭行业应该减轻税务负担,而不是加税,更谈不上征收暴利税。

煤炭行业的外部成本内部化需要有一个过程,随着煤炭价格的逐渐升高,相应进行调整,不可能一蹴而就。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记者:讲到能源,人们自然会想到神华的煤制油项目。目前神华的这个项目进展怎样?

陈必亭:按照总理的指示,神华集团的煤制油项目,是我国国家能源安全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次重大的科学技术探索。目前,世界上已经具有关于煤液化的成熟理论和技术,但完全实行工业化直接利用的,神华煤直接液化是世界上靠前次。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搞这样一个煤液化项目,关键是要掌握煤直接液化的技术并形成自己的知识产权。

目前该项目进展顺利,将于2008年投入商业运行。届时,中国神华将对这个项目进行评估,以决定是否收购。

泉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福建治疗宫颈炎费用
泰成逸园分院怎样
合肥长淮医院口碑怎么样
四川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