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龙坡信息港 > 历史

劫修传 505.第494章 炼化幽明日正长

发布时间:2019-10-10 12:58:07

劫修传 505.第494章 炼化幽明日正长

原承天一见清越,心里就猜出七八分来。那位月华宗的宗主既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令无参合谋,夺取诸位羽修大士的宝物,若非九珑早有安排,请一尘大师提前出关,说不定那那些羽修大士连性命都保不住了。

如今此事既败,令无参已被一尘大师动用家法,灭其肉身,只留其魂,其合谋之人,一尘大师纵可放过,其余诸修,又怎能不大动无名?

清越既是月华宗的门人子弟,也免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也怨自己事多,虽一直觉得有一件事不曾做的,可怎么也是想不起来。如今瞧着清越如此惶急,心中就大为后悔起来,暗中痛责自己不已。

忙道:“清越,你莫要着急,你既来了此处,我定会保你周全。“且不谈自己与清越大有机缘,便是冲着清越是九珑琴道弟子一事,自己也定要保住清越了。

清越既见到原承天,心中已是大定,只是她修本就为浅薄,又是少不经事,遇到这天大的事体,怎能不慌?

纤月也道:“这位姐姐,原大修既是说了,谅这伽兰城中,也无人敢对你怎样,姐姐只管放心就是。“

清越点了点头,略略定了定神,先是谢过了纤月,这才道:“原大哥,刚才曾师叔等人都急急的往城外去了,却不让清越跟着,只打发我来这里找你,说是本宗已是天下诸修之敌,若是携了我去,反受其祸的。“

又是委屈,又是惶急,泪水哪里能止得住。

原承天知道曾羽翰等人不肯轻易背叛宗主,自是要与宗主同生共死的,这也是修士对宗门的一片忠义之心,也不好说的,幸好曾羽翰当乱不乱,请清越前来寻自己,这也是一番托孤之心了。

想来此刻城中,也唯有自己能保住清越了,月华宗一举得罪了诸多羽修,灭宗在即,这也只能怨其宗主令利智昏。便道:“清越,你有所不知,那日湖边与令无参斗法的灰衣人,便是贵宗宗主了。”

“啊!”清越虽是隐约知道此事大概,却不得其详,此时才知,月华宗竟是遭了灭宗之祸。

原承天道:“此人与令无参合谋,欲陷诸多羽修于不利,如今事破,自是要逃去了,曾前辈不肯离他而去,也是一份难得的义气,你只管留在这里便是。“

“是。“清越泣声道。

当此灭宗大祸,清越早没了主意,幸好有原承天做主,否则真不知身往何处了。

原承天见清越身负两架瑶琴,这又想起答应云裳之事来,便道:“纤月,你且将清越安顿了,再取了这架栖梧琴,送到百珍堂,便说这琴是说于云裳的,百珍堂中人的自是明白的。”

清越忙将栖梧琴取下来,交给纤月,原承天又好生安慰清越一番,这才让清越随着纤月去了。

月华宗之祸,原承天自是无力化解,能保住清越的性命,便已是不易了。

他回到丹房,却是苦恼,自己离了伽兰城,就要往心修院或一禅堂一往,以替猎风接续灵脉,其后便要去天一幻域择地修行了,怎能将清越带在身边?

本来林黑虎处倒是可以安排,但月华宗已是百宗盟的对头,林黑虎就算瞧着自己的面子,勉强将清越安顿下来,可伽兰城中,怎好修行,岂不是误了清越一生?

看来清越的去处就是心修院了,心修院本是九珑修行出身之地,清越既是她的半个弟子,在心修院修行,倒也合宜,更何况清越性子平和清淡,原也是适合修行禅修之道,却是不知她有没有这个福缘。

要知道禅修之道,并非人人可以修行,必是那仙基,灵慧无双,且又与禅修有莫大机缘之士,方能明悟其道,否则便是胶柱鼓瑟,再也行不通的。

仙基,灵慧无又之士,世间或可寻来,但与禅修的机缘,却非人力而为了。

想来以清越仙基灵慧皆是不俗,或可一悟禅机,她昔日又幸得九珑指点,授以妙韵八音之道,其与禅修的缘份,岂不是早就注定?

心中想定了清越的去处,这才觉得放下一桩心事,专心去炼化续命丹与幽明血玉。

炼制续命丹前几日是要紧,那炉火变化,都是要时时照料的,玄焰虽足以担当,可原承天心中存了私念,总想亲力亲为,是以前几日玄焰倒是插不上手。

好在数日过后,续命丹中药材与续命虫已化为一处,此时只需保证焰力不绝,就可顺利炼成此丹,倒也不必原承天亲力亲为了。于是原承天便将大半心思,用来炼化这幽明血玉。

这幽明血玉的炼制之法对原承天来说,自然也没什么难处,只是其炼制之法甚是繁琐,总要打点起十二份精神来,方不致有所疏漏。

要知道这幽明血玉本经凤凰亲自炼化,其玉中雏鸟已是成形,也只是差了点火候罢了,不过那凤凰所用之火何等厉害,不管是何种香料,皆可一焚而定,可仙修之士的真玄之火,就比凤凰之火差得远了,就算竭尽全力,也及不上凤火的威能。

更何况在伽兰城中,原承天无法动用玄功,只能靠这法牌之力来动用体内真玄了,而九珑的法牌虽是特制,灵力极足,然而比之自身的真玄,总是有不便之处。

好在九珑早就想到此节,她别出机杼,另辟蹊径,其所创炼制幽明血玉之法,不求火力之猛之强,而是借诸种异香之力,激发玉中雏鸟本身威能,使其自我成长,其中的玄奥巧妙之处,纵是原承天也不禁是要击节赞叹的。

熟读九珑所书的炼玉之法后,原承天再将其法与胸中玄承一一对照,竟是无一不合的,自然是信心百倍,觉得此次炼制幽明血玉,起码也是七八成的把握了。

炼制幽明血玉这种世间奇物,能有五成把握已是难得,何况是七成之多。

于是原承天将法牌紧紧握住,体内真玄便运转起来,等到真玄运转十二周天之后,手中掐定法诀,向那块幽明血玉一指,此玉便悬在空中了。

炼玉所用各色奇香,九珑早就预备在侧,原承天对这些奇香用法自然也是了然如胸,首先就是向那块百年商陆香一点,此香缓缓飞起,悬到幽明血玉头顶。

原承天先掐了一个法诀,虚虚将这商陆香与幽明血玉罩住,就此形成一个小小的禁制,使得真玄之火动用之时,不致于溢到别处,而使其火力专攻商陆香一点。

一切准备停当之后,原承天才从容祭出真玄之火来,这真玄之火的威能本就远胜凡火许多

,而原承天的玄感又是强大不过,那火一经烧到商陆香上,一股浓郁香气,便忽的散发出来。

原承天不慌不忙,将早就在商陆香与幽明血玉四周掐定的法诀激发开来,那香气便被锁住,再不会有一丝外泄的。

在炼化幽明血玉的过程中,原承天便觉得那九珑就好似在身边一般,九珑于炼制血玉的种种用心之处,总是让原承天赞叹不已,原承天心中有时就不由得悠然神往,若是日后能在昊天界与九珑重逢,与其同修长生大道,以九珑之智,不知能体会到多少妙处来。

只是这对九珑的思慕之情,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以原承天此刻心境,又怎能让这杂念扰乱了心思?眼前幽明血玉中的这对雏鸟,事关日后与九珑之间的联络,又怎能轻忽?

堪堪过了半月,那幽明血玉中的雏鸟借原承天的真玄之火,将各种异香之气激发进去之后,果然有了极细微的变化。

玉中雏鸟本来羽毛黄褐,瞧来极是平常,可现在其羽色渐渐变化,一只雏鸟的羽毛黄褐渐褪,呈出雪色的羽色来,而另一只雏鸟羽色更深,渐呈乌黑。

那九珑的炼制之法上的说得明白,这玉中雏鸟羽色变化之后,其雄鸟会变成白羽,雌鸟则会变成黑羽,越是羽毛纯净无杂,越见其佳。

到了第十七日时,九珑所遗的那块法牌,已灵力已消耗大半了,可是那玉中雏雀,仍是毫无反应。要知道九珑所创炼玉之法的妙处,就在于以些微之力,就可激发雏鸟,使其灵识苏醒过来,一旦雏鸟苏醒,就可借其本身之力,完成终的炼制过程了。

而若是到了十七日后,那雏鸟仍不醒来,法牌灵力又已耗尽,岂不就是前功尽弃?

原承天纵是道心如铁,遇此性命交关的大事,心中也起微澜,九珑炼制之法上说的明白,雄鸟十七动,雌雀次日苏,雄雌若相逢,灵火自然足。

猎风与玄焰也知这对幽明雀对原承天来说非同小可,若是不成,还不知原承天会有怎样的心情。

奈何玄焰虽是天生灵焰,在幽明雀练化一事上,也是无能为力,只因九珑的炼玉之法,首在其异香之能,而不在于焰力之威,玄焰纵是可以将这幽明血玉烧化成灰,又怎能炼出这雏鸟来?

堪堪等到第十七日晚间,猎风心中默算时刻,眼瞧着就要到子时了,若是那雄鸟仍不醒来,这炼玉之法便算是彻底失败了。

九珑与原承天有天罗之隔,日后全仗此雀传递讯息,若无这对幽明雀,那岂不是真要等上数百年方能得见?

一主一侍一灵,此刻都牢牢的盯着那块血玉,可是那玉中雏雀,仍是一动不动。

眼瞧着时刻将至,玉中有只雏雀总算微微一动,可是细细瞧去,却是那只雌雀。这与九珑所言之事,岂不是完全相反了?原承天心中大动,却是莫衷一是。

北京治牛皮癣的医院哪家好
贵阳牛皮癣医院到哪里好
安徽哪些医院专治癫痫病
江苏总医院前列腺炎
山西治疗白癜风有哪些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