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龙坡信息港 > 军事

IPv6IPv4仍可用6年专家呼吁从政策

发布时间:2019-05-15 07:41:19

全球人口众多,各个领域都频现资源枯竭现象,就连我们上要用的IP地址也行将告罄。本月22日,美国谷歌公司工程师洛伦索科利蒂对媒体称全球互联IP地址或在数周内全部用完,引起了民和社会各行业的恐慌。那么,对于本来IP地址分配量就偏少的中国,我们现有的IP地址还能撑多久?难道也会出现像北京车牌那样一号难求的局面吗?昨天,就广大民关心的问题采访了中国互联系信息中心(CNNIC)的专家。

现状IP地址面临供应缺口

IP地址即互联地址,是用来标识互联终端的逻辑地址,具有性,相当于生活中家庭地址的门牌号码。现有互联使用的IP协议是一种名为IPv4的32位地址,全球总容量约43亿个左右。总部设在美国的国际互联名称和编号分配公司(ICANN)负责全球互联IP地址分配,功能类似于公路交通监管部门中的车管所。

事实上,去年1月,CNNIC也发出预警,称全球互联数字分配机构可分配的IPv4地址剩余量已不足10%,今年或将全部耗尽,如不及时解决,未来新民将面临无IP地址可用的境地。本周,美国谷歌公司工程师洛伦索科利蒂更是将IPv4耗尽的大限定格在数周之内,引起了人们的担忧。

在CNNIC负责IP地址业务的赵巍昨天告知,截至2011年1月24日,IANA(互联数字分配机构)地址池还剩余7个A的IPv4地址(即1.17亿个),预计在今年2月分配完毕。截至2010年12月底,我国持有的IPv4地址数量为2.77亿个,中国的IPv4地址主要是通过几大络运营商和CNNIC申请到的。

赵巍透露,目前,在我国拥有的IPv4地址中,运营商手中仍有一部分可以使用,具体数量不好统计,但根据运营商络和业务的不同情况,估计有的运营商手中的地址长可以支持6年,有的则只能支持年。

CNNIC的IP地址专家张健表示,由于中国没有IP地址的主导权,所以分配到的IPv4地址数量在全球仅排第18位,而中国的民基数和增长幅度却很大,所以面临的IP地址供应缺口形势更加严峻。CNNIC上周发布的《第27次中国互联系发展状态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12月底,我国民总数已达4.57亿,创下历史新高。

影响若不解决将增加上成本那么,IP地址耗尽到底会对社会各个领域产生什么影响?民未来上会受到什么影响?赵巍表示,IPv4地址资源耗尽,对我国互联发展影响非常大,现在中国互联正呈爆炸式发展,民增长迅速,IPv4地址的匮乏将严重制约互联在我国的普及,也会制约新业务、新应用的开展,同时影响我国络基础设施安全和稳定。

IP地址就像空气、水对地球一样,是互联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性资源,赵巍预计IP地址资源的紧缺与各国加速争抢会形成恶性循环,未来大中型企事业单位尤其是大型IT信息系统获得IP地址的本钱会愈来愈高。

对于普通民来说,IP地址资源的紧缺可能触及上费用上升,比如运营商可能采取一些措施,令用户上本钱提高。对新入用户来讲,如果分不到IPv4地址,那么访问现有的互联资源和服务将遭到很大限制;对运营商和内容提供商来说,没有足够的IPv4地址会制约其提供新的服务。

从络基础设施的性能和稳定性上看,IP地址的匮乏可能迫使人们普遍使用私有地址或动态地址进行通讯,地址转换设备易形成络的单点故障点和性能瓶颈,造成国家络基础设施运行效率低下、稳定性差。另外,私有地址不是合法地址,不能出现在公共络中,民将不能充分使用诸如视频点播、络等端对端的互联服务。

从信息安全来看,私有和动态IP地址容易造成安全问题,络入侵/攻击(包括木马)、络讹诈、恶意发布虚假信息等络信息安全问题,大多都是钻IP地址隐藏、无法有效追查的空子,给社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也给净化络环境带来了相当大的管理难度。

出路IPv6亟待接替IPv4如果不采取及时的应对措施,将在运营商、用户和设备提供商间产生一系列不良连锁反应,张健认为,面对IPv4资源紧缺,的解决办法就是立即采取措施,推进IPv6络部署。

什么是IPv6?据清华大学教授李星介绍,互联协议(IP)作为一项协议标准,是络装备连入络的标识。目前IP协议版本分为IPv4和IPv6两种,现在使用的都是IPv4,当时的设计者没有充分预见到络发展会如此迅速,造成了今天IPv4资源行将枯竭的局面。而下一代互联协议IPv6能提供比IPv4更庞大的地址资源,总数是一个天文数字,确切数字为34的后面跟36个零。这个数字的概念是:如果全球有1800亿亿民,每人拥有1800亿亿的电脑等互联终端,所有这些终端同时上,IP地址仍有富余。

赵巍介绍说,实际上,世界各国已对IPv6地址的部署摩拳擦掌,欧美等发达国家更是将其提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成立专门的政府工作小组推动相干工作。我国从2003年就启动了中国下一代互联示范工程(CNGI),中科院也在研发IPv6络关键技术及城域示范系统,有力地促进了中国IPv6络的发展,积累了一定的运营经验。然而,我国的IPv6研究和络发展仍多限于科研、政府机构和试验,未构成规模化商用。

困难实现无缝互通是关键赵巍告诉,我国IPv4向IPv6过渡面临多重挑战:IPv6产业链不完善,更没有何时完成IPv4向IPv6过渡的时间表;在络部署上,我国络运营商基本完成了骨干络IPv6改造进程,但IPv6络发展集中在骨干层面,向城域和边缘络延伸不足,难以为IPv6特点业务的开发和规模商用提供有效平台,相应的IPv6终端也比较少。

赵巍指出,在技术上,IPv4和IPv6的互联互通是一个大问题,当前的互联应用仍都在IPv4络上,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IPv4和IPv6的互联互通问题,IPv6将成为孤岛,无法得到实质性大规模推广。此外,一些运营企业大量采用私有地址,对发展IPv6用户并不积极。

呼吁国家应从政策层面推进如何实现IPv4向IPv6的平滑过渡?赵巍认为,向下一代互联过渡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核心络、用户的接入设备、终端、应用、站、软件等各个环节的同步建设和改造迁移,需要产业链的协同配合,因此国家层面的推动是成功过渡的关键。

CNNIC建议,应尽快实行国家行动计划,建立统一的IP地址管理机制和政策调和机制。在国家行动计划的统一推进、调和之下,地址分配机构、络运营商、装备制造商、软件开发商和标准制定机构共同推动IPv6技术的快速稳定应用,这也是我国在下一代互联获得优势的关键所在,对建设创新型国家具有重大意义。

妇科千金片治疗宫颈炎吗
为什么盆腔炎会小腹痛
白带发黄有点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